不渡

头像是异人太太的可爱小鹿。
随喜,愿安。

给朋友写的哀与物哀的讨论,随性的一段。

  不受束缚,对万事万物都富有同情。---------非常态的哀。把自己放在一个“不受道德等观念拘束的局外人身份”里,当所见之景与自己的观念达成共鸣,即产生对客体的一种情感。不仅是一种哀伤,更有着一种无能为力的悲悯、同情等。
  当然首先日本这个民族的情感基调就是内敛、忧愁的。因为崇尚自然吧,又与神明结合这样。认为首先来说这个民族一直接受着有神论这样的思想(尤其在于基本上他们的比较重视的神明又大部分跟自然有关),从一开始对自然的一切都是含着崇敬的心理的。又有吾生也有涯而自然交叠无际,那种延续的永恒感于这个多灾难的国家来说可能看的更重要一些。
 这里也就是说物哀的最基本客体有了。自然。然后接下来变成对人(世相?)对历史。
 有点像睹物伤怀?
个人认为发展到现在川端康成就比较明显了,类似于那种我说什么都不重要,你看不看的懂也不重要。来,你读完以后是不是觉得心里闷闷的不知道为什么憋得慌,你抬头看看外面的景色,融入自然,等你哪天不经意间看到了一片景色突然觉得这里发生过什么故事一下子心里通了有什么话想说了,好了你看懂川端康成了,这就是他要告诉你的东西。
  这里有一段《雪国》的书评:他们以为《雪国》讲的只是简单的儿女情长,实际并不是,川端康成是在泣诉着美好事物如银河般流逝而尽,泣诉着永恒的徒劳,泣诉着极致的物哀。
  就像我要讲哀,我要找到一个载体,作为现代作家来说首选当然是小说,是社会。那那个哀是哪里来的?是自然里,天地里的哀。它又永恒又脆弱,它又坚固又不长久。像蜉蝣对大海,那种渺小面对浩然的崇敬和屈服。从这种情感里反过来看我们自己,用那种情感,不管是反讽还是赞扬去剖析人类自己(不避善恶,只谈情感,就像《山音》),去强化情感的反馈,这大概就是知物之心了。

 【例如,看家异常美丽的樱花开放,觉得美丽,这就是知物之心。知道樱花之美,从而心生感动,心花怒放,这就是“物哀”。.....再如,看到或听到别人因亲人的不幸而悲伤,能够体会到他人的悲伤,是因为知道其悲伤所在,就是能够察知“事之心”。而体味别人的悲伤心情,自己心中也不由得有悲伤之感,就是“物哀”。】

   【在万事万物之中都可以感知物哀。尽管其中有感受的深浅强弱之别,但世上一切事物中,都有“物哀”在;尽管所感动的事物中,有善恶正邪之别,但心灵对一切事物都会自然地生出感动。有时候对自己的心灵感受都无法加以控制,对道德上认定的恶事也会有所感动。......

  这个是本居宣长的《物哀》里的,它里面有分析源氏的物哀。
就大概,哀是一种有道德观念的情感。物哀是对一切的情感,不只是悲伤,还有同情、悲叹、赞颂、怜惜。

PS:参考了一些资料,没能记录作者姓名,抱歉。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