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渡

头像是异人太太的可爱小鹿。
随喜,愿安。

《东方快车谋杀案》观感

  #剧透慎点。

  构思由骨架至肌理后再添皱痕外衣,这是小说:
  构思由人体精捏其脊柱,这是电影。

  对于《东方快车谋杀案》这部电影而言,它侧重的不再是奇诡的推理手法和精妙的细节构思。而是通过对波洛是非性情的改变,通过事件动机的层析来揭示世间特异怪诞的心理以及曲折摇曳的人性。首先精点刻画波洛“板眼”的严谨善察,抓住“世间非黑即白,没有中间地带”来初现波洛人生准则。再者通过谋杀案情的破解进程来动摇其固守的世界观,当一切真相浮出水面之时波洛也达到了自我斗争的思想顶峰。共情。一个作为侦探,作为冷眼世界的局外人必须避免的情绪蔓延进波洛的世界观,灰色地带的出现促成了他情感上的补充。至于结尾将手枪交于赫伯德夫人不得不说是惊险的一道亮笔,在法律与正义、人性与真相的角逐中让观者纵情思索。一字排开的座位好似一场无法官的审判,审判的既为“遭遇阿姆斯特朗上校家庭悲剧而缺失灵魂”的“寻仇者”们,也为窥探真相而动摇信仰的波洛。自我反省与结局推进使得每个人的形象都丰满起来。惨遭悲痛的灵魂早已缺失,复仇不是填补空缺的办法,而是对人性价值的寻觅和安慰,对法律不再维护真理的反抗。(个人见解)

  对波洛打开雷切特的房门时采用了“上帝视角”使观者感受到了更深的事实性,镜头的切换也没有使人感受的情节的卡顿感。流畅自然,可以说是很完整的表现了一个故事。

  相较于文本而言,电影可以说是以流畅的表情感官来刻画出了人物的灵魂与美感。原著精于宏观背景的描写于人物血肉的增添,更赋予了观者文字外的空白也就是想象的空间。电影通过导演对文本的个人理解的改编而具有某一定点的爆发力,而原著承载的是丰富的语言感染力。两者作为多侧面勾画出经典人物形象,都是不可多得的体验方式。

  很心水这次电影的翻译,对波洛的感情起伏都有强有力的台词刻画。较于上版对法律高于一切的咄咄追问,这版的踱步与握紧手枪过程的刻画可能更加符合我对波洛的那种挣扎的幻想吧。
  “Wish you all get peace.”

#以上皆为个人观点。
#这个版本的改编对没有看过原著的观者也十分友好,大口吃安利!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