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渡

头像是异人太太的可爱小鹿。
随喜,愿安。

【苍歌】无常


    金井辘轳声闷如雾凝,古亭里黑影一支,被青绿恣意的包裹,久之竟化为黑眸一星,镶嵌进初春的眸子里了。
  书院落址极佳,从湖中出,枕着山峦睡去。青岱微伏疏落开雄浑的经脉,其间灼灼之桃相映,青粉交融,颇出一番清丽质感。淼淼之碧湖如镜,森森之天幕如遮,鹿鸣悠悠,荡然天地。
  从背后望去凛然同一块有棱青石,非外形而是内魄。杨莬已静立三日,无声无息。往日洁整的发冠不知何踪,惟一头青丝同水藻般散漫开,游荡去,似山岚扯住他仅存的微弱意志,只被辨为活物而已。
  “挽音阁亭里,面西北而立。散发目空,口中喃语却不解其意。本是春暖时节但面似冰霜。师兄,师父这是怎么了?”有弟子扒着院门悄悄探脑。
  江南烟雨?他眼中怕只有风雪凄迷。

   相逢不过是惊。一惊于燕寻手执沉铁却眉藏温柔,忆他有如春寒料峭间一株傲雪红梅,周身都是暖的;二惊于他虽不精音律却从不厌于聆听,认真可爱;三惊于一面铮铮铁骨,一面清风霁月,褪去玄甲的指穿青丝而过偷一抹桃花香。诺诺语沉吟,不觉弦中一泓澈流已藏:云畔雪生歌,不觉曲里一份相知交付。

 
  周遭乃是静谧的晨雾,因生于在山林之间,不觉也染上了浓稠的深绿。湖如森之内核般孑然伫立,沉静如星,却透着股坚毅气息从沙石深处如经脉般延伸开来,似要润泽这一切生灵。燕寻倚树望着眼前的人儿出神:杨莬惊奇的仰头望着一株刺向苍穹的古树,一眸深蓝也因猛睁而忽地腾起白茫的雾气。那汪深水与记忆中的湖渐渐重合,燕寻心里好似漏了一拍,因而蜷了蜷卸去玄甲的指,慌张的看往别处去了。
  眼前依旧是一片森郁,只是少了那温婉的影子。燕寻心思飘忽,儿时旧事却逐渐明朗。虽并非终日飞雪,薄阳下的雁门关却总是一条银白覆盖的长龙,仿佛一阵脚步便能震碎那寂寂的梦。当时燕迴刚适及笄,却不同旁人般热闹,总一人盯着映雪湖发怔。燕寻小阿姐三岁,只懵懂般踏着雪随着姐姐的脚印寻去,一步一响。国乱动荡,一切平静不过是激流浊水上虚伪的外衣,只有失去呵护的这对姐弟仿若被世间遗忘,却融入湖水湛蓝澄澈的梦境里了。
  “阿姐,先生从南方带来的花凋了便罢了,等燕寻长大后定给阿姐带回许多异于这里的花来看,你莫要惆怅了。”燕迴却只道是世事无常,并非花败之因。燕寻记起当时朦胧的脑袋突然吓醒大半,生怕姐姐又要同父母一般去而不返了。苦苦寻求下阿姐踌躇着说起无常:是严酷的神明将一切的欢喜撕成碎片,如荒尘般压得人内心惴惴怕极了错过与毁灭,压得人日渐佝偻气喘吁吁,最终连欢喜也要踌躇,将自己蜷缩的有如爬类。
  一番言语有如针刺,口小但极深,以至于燕寻今日也不能忘怀。他明白世事无常时时无常,但如今想要珍惜的人却是望不可及的。杨莬一言一动皆刻入自己的心里,琴曲揉情连身至苍茫间也全是暖的。“无常呀阿姐,”燕寻苦笑着喃喃道“我终归没有你那份觉悟。”

 

  “燕寻,在想些什么?”
  转首一双含笑的眸子便深深的将他擒住,脸颊倏地似火烧起来。“太近了。”燕寻暗暗思忖,下意识退步却不记自己本就依在这树下。玄甲撞树身刹那间叶飘落如散花,纷乱间他望见那眸子似深了几分,深蓝沉淀为墨,惊喜的光彩也转瞬而逝去了。
  杨莬向后退身,无言,只留下一袭淡青背影与一枚灼灼桃枝。燕寻怎不想双手环紧这渐行渐远之人。明知对方谨同幼兽处处敏锐不易卸下心防,却愿将相知赋曲愿靠着自己的肩便毫无防备的沉睡。但这情愫燕寻却试探不能,它同梦境一般虚无的让人瑟瑟。战事已紧若自己无力守得一方平静,又怎能许诺他白马芦花银碗盛雪,偷得长安呢?
    心中家国天下皆围绕他一人,但挑明一切杨莬定会同自己过着日夜奢念光明的日子。不如,便不曾相见吧。
  至少此般定能守他周全。
 

    从林中回来早已月上梢头,风月晴朗更压的心中惴惴。二人皆如困兽迷茫而不善言语,各有心事却都不坦荡。燕寻深知自己那一退步是杨莬心尖的一道锐痕,自己挽救如何不挽救如何,皆毫无力度可言。在栈外燕寻依旧枕树立着,痴痴地望着窗下一豆灯火仍待他归来。他明白自己若是再踏一步便是真的陷了进去,就算前路厉鬼哀嚎黑雾漫布唯此间仍是春光暖暖桃枝灼灼,他也要作为这两方世界的屏障护住自己最悠然的幻境,就算身死也能面向那光芒而跪。曾经他守不住父母守不住阿姐,若如今再守不得一人周全,那可……
  “后来我才知世事无常,一味沉溺在众多不可得间,不过是在于自我倒戈罢了。无常尘压得我内心惴惴怕极了错过与毁灭,皆日摸索于混沌之中不能抬身。”阿姐的音像同澈泉般刺激进燕寻此刻混沌的思索间。“寻,你看这湖,它给予了我刺心的激灵和广阔的镜像。它映照出的仍旧是我,无常并不压身。”燕迴缓缓踱到湖心间的高地,正如一株悠然绽放的墨色莲,是震碎这一方山河梦的气势。至死阿姐都没有再回到映雪湖,曾经许诺阿姐的花也再也没能绽开,便飘荡进边关的烟火里去了。“若是无常之尘累你身,阻你路,引你入迷涧,抔一掌湖水净去它,便仍能鲜衣怒马了。”燕寻不明白为什么阿姐浴血倒地奄奄一息间仍说让自己放下一切去找寻自己,也无意去解无情去放下。是无常神也是战争夺取了他太多所珍惜所挽留的一切,欢欣地撕碎了一切他曾今抓住过地幻影。如今他燕寻只留有一人,杨莬是他保持冷静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脚踏入深潭自己早已经无路可退了,若那一株灼灼也散,他宁愿自己跌落万丈深渊,从未来过这光明罢了。
   “苍云所属,当誓死相护。叛国背信、不义害民者皆为锋刃所向。”
  “燕寻今日回关灭敌,待一切平定,定归所属之人。”
  “……等我回来。”

 

    几年后杨莬得书信一封,陌刀一把,桃枝一株。
  那夜杨莬在窗边见得清楚,燕寻枕树而立不愿入房,后独自拜别绝尘而去。他杵在那里动也不动直至天光破晓也再不见一个回头,便痴痴的回去了。
  “远行人不可追。”杨莬只得自己嘲讽自己。
  “挽不回,寻不得。”
  无人知晓杨莬此间历练发生了些什么,只知挽音阁里来了位为人和善双眸似星的教琴先生,只知那亭间总是传来些悲情入骨的曲子,后却化为淡淡的不成调般的哀愁了。收到信物当日弟子们只见平日淡然如水的师父竟忍住泛红的泪眼疯了一般驾马狂策而去。三日而回却形容枯槁,不言不语。往日洁整的发冠不知何踪,静立亭间惟一头青丝散漫开游荡去。
  “回天乏术……赍志而殁…..燕寻,你还有多少事情没同我说呢?”杨莬痴一般喃喃。
  “挽不回,寻不得……哈哈哈……挽不回,寻不得啊。”

 
   山岚见信有言:
   “待世间长安,与君折桃花。”

 

 

* 于千万人间遇到了他要遇到的人,不过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却怎样也早了一步,晚了一步。

* 与君折桃花。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