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渡

是只无可救药的拖延型鸽子精。
霹雳|剑三|原耽|杂想
杂食无纷争,渴望接校对。
随喜。

反思

    原文这里

    构思应由骨架再至肌理。

    觉得自己最大的问题在于行文散漫。一篇小说往往从片段开始构思,灵感的来源也只限于突然浮现的一句话或场景。《无常》是一篇构思了很久的故事,因为回味了太久以至于许多的情节冲突与情绪都变成了自我消化的事物,空白留给读者却自我沉浸。例如燕寻燕迴性格的导火索,杨莬过于软弱的性子。例如突如其来的大段景色塑造。这些都是《无常》最为要命的缺陷。或许有许多情节与因果在脑中回味了千遍百遍但读者并不能细察,这是最不负责的作为。

    《无常》最基础的灵感有二,一是来源于高中的一篇作文,一是苍歌难付一人心的脑洞。大概杨莬与燕寻的故事多少也沾了自己的味道,逃避而错失所有,怨于无常尘。改了张先生的话,是于千万人间寻到了他要遇见的人,不过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却怎样也早了一步,晚了一步。我把错过于失去归结为是无常扰身,但又何尝不是那一步莫须有的倔强与放不下截断了所有可能的洪流。燕寻缺一步放下,不似燕迴从未将山河拎起过放在心上。她看的更透些、更远些,远到了掬水洗尘埃,早已不自我倒戈。天地苍茫活的自在便罢,大不了将那山河一单挑,一股脑倾出去,反而落得自在。而燕寻困在了战乱的世界里,瑟瑟地,饱尝萧索。

    依旧保留着长久以来任性的习惯,在名字和段落间双关,悄咪咪藏一些包袱和照应然后自己看着偷乐。《无常》打头来就不是一个好故事呢。寻不到,挽不回。白马芦花银碗盛雪可能不会是这个时代最精粹的奢望,相知付曲即便是共亡了,或许,更让人津津乐道。

    匆匆将《无常》结束了真的是十分不负责的行为,希望不久能再将它唤起来,引到清楚的河的这边来。

    感谢您能阅读到这里。

  

 

附:

  原作文,未修改。希望传达出最初的意思。

  多不成熟,废话连篇,请见谅。

  四十分钟高中作文,叙述的很是差劲了。

 

 《无常尘》

    周遭乃是静谧的晨雾,因生于山林之间,不觉也染上了浓稠的绿。阿姐正伫立其间。

    从背后望去凛然似一座有棱有角的石。阿姐长发披肩,幽深的正如她面前镜湖里的藻,散漫开,游荡去,随着山岚摇曳,一下下扯住我朦胧的睡眼。“阿姐,”我声音有些嘶哑,震碎了山河间寂寂的梦“你到这里做什么?”

    阿姐也不回头,估摸着身后窸窸窣窣的声响必不是什么觅食的精灵,仍放下了心在湖边伫立。“湖。妹,我在看我自己。”

    我懵懂着向阿姐走去,一步一响。“阿姐,爹爹说了花死了换一盆便是了,你莫要惆怅。”阿姐转过头来望我,那眼睛分明是点墨的琉璃。“莫要忧心我,只是觉得无常罢了。”

    阿姐大我十岁。虽才破瓜,但却总有人说面有出家相。老者之言蓦然炸响,我混沌的脑突然清醒了大半,“莫要敷衍我,你说与我听,无常为何?”慌乱如临虎兽,山雾倏然被着急躁的孩子吓去大半,阿姐的脸亮了些许。

    她仿佛是在同自我斗争,薄唇启合,欲言又止。我不解,于是便紧张起来。她终于无奈,拉我到湖边平地坐下。“爹爹买来的花开的相当热烈,”一顿,后而平静却好似忧愁的能掐出些水来“第二天时,花都谢了,一朵也未留下。这就是无常。”

    呵!我暗吸一口凉气,这湖间刺骨山岚仿佛皆扎入肺中,只剩下对阿姐内心千疮百孔的想象。是多么残酷的神明才能将少女欢喜的心事撕成碎片,好如迎面冰山!我紧紧握住阿姐的手。

    " 后来我才知,事事无常。一味沉溺在众多的不可得间,不过在与自我倒戈罢了。”阿姐起身,引我向湖边走去。“无常是尘,压得我内心惴惴怕极了错过与毁灭,后来这尘压得我日渐佝偻,气喘吁吁。我仿佛成了地上得爬类,整日只能摸索于混沌之中。”阿姐又向前一步,将双脚没入了湖中,回首莞尔“妹,你看这湖,它给予了我刺心得激灵和广阔得镜像。我还是我,无常之畏是因我寻不到自我而产生的,无常之尘再重,遇到这湖,遇到一个敢于面对自我的自己,不过化为烂泥而已。”

    阿姐已缓缓踱到湖心的高地,远望正如悠悠绽放的青莲,静谧美好。阿姐向我解释久久不说是怕我不懂,至于同她疏远,我笑了,那声音好似有震荡山河的气势,而后蹲下身子掬了一捧湖水向眼睛泼去。

  “阿姐,无常之尘累我身,阻我路,引我入迷涧。我用这湖水净去,用无畏,用自知,用鲜衣怒马的生活回击便是。

评论(7)

热度(4)